飲茶(Yum Cha)

近幾星期都見到有很多朋友在facebook或Instagram上載一些很可愛的卡通形狀點心照片,我就馬上向朋友查詢,得悉原來該餐廳剛剛在中環新開張,急不及待去見識一下。 一踏入餐廳你就會知道這不是一間傳統的酒樓。餐廳的裝潢以美式工廈格調為主,充滿紐約城市味道。在融入西方元素的同時,餐廳亦刻意保留舊式茶樓的風味,特別訂造鳥籠、錢箱等作為菜式的器皿,呈現着一點當年跟爺爺嫲嫲去飲茶的感覺。餐廳的一杯一碟都是度身訂做的,例如碗裏面有一條小金魚,濕紙巾就包裝到好像一個避孕套一樣,真的有很多細緻位,絕對能夠彰顯到設計師的一份幽默感。 除了裝修之外,食物的質素當然同樣重要。據知餐廳主張健康飲食,所以都會採用新鮮時令的食材,而有別於其他中菜館,所有食物都不含味精。

鮨佐瀬(Sushi Sase)

之前幾個星期所介紹的全都是比較新的壽司店。本周所介紹的,筆者已經光顧過無數次。這壽司店是位於中環荷李活道及擺花街一個完全不起眼的角落,近門口位置的牆壁上有一盞小燈,上面寫着「鮨佐瀬」三個字。這壽司店主打的就是北海道風味,特別之處就是差不多所有食材都是直接從北海道訂購,之後空運到港。他們從來都不會用香港本地的供應商,所以有很多時候都會吃到一些比較特別的刺身。 除了食材是從北海道直接入口之外,大多數食材都是野生而不是養殖的。壽司店的大師傅Sase先生是從北海道一間非常有名的壽司店すし善(Sushi Zen)重金禮聘來港的。

鮨吟Sushi Gin

雖然踏入2016年已兩個多月,但筆者有幸還在吃2015年的生日飯。發現年紀越大反而和老朋友見面的機會就越來越少,為了不要浪費和老朋友見面的機會,筆者也會嘗試挑選一間質素比較有信心的餐廳。話就話嘗試,但是偶然也會出事,上星期在元朗的壽司店就是一個好好的例子。 如果之前去過竹壽司或者樂壽司的朋友,那就對今次所介紹的壽司店及班底不會覺得陌生。鮨吟這間壽司店現在好像還是在試業當中(soft opening),筆者選擇在一個閒日的午餐時間光顧,但是壽司吧也座無虛席。

鮨文 Sushi Man

一月其中一個星期日,筆者和朋友專程到元朗去光顧一間網上食評如潮的壽司店,聽說要提早一個月才能訂到座位,筆者懷着非常期待的心情去試一試。 本身是訂了八點半,到達餐廳門口的時候,卻發現壽司店門外仍有大概八個人在等待入座。筆者穿過人群進入壽司店,一打開門,看到裏面的食客還在食東西,服務員就說位置還未準備好,需要在外多等一會。日本人就是一個出了名極之守時的民族,對他們來說,守時是對人一種禮貌和尊重。無論是公事或私事,日本人都會非常準時,可是該壽司店卻好像缺乏了這個概念,最後要九點才能入座。可能他們延誤的背後是有一個充份的理由,可是從入座後廚師也沒有向顧客解釋,亦沒有表露半分歉意。

唐閣

唐閣這一個名字,我相信對於鍾情廣東菜的朋友都不會陌生。 在香港還沒有米芝蓮指南之前,唐閣曾入選美國旅遊雜誌《Travel and Leisure》「2001年全球100個叫人拍案叫絕的地方和事物」,以及美國雜誌《酒店》(Hotels)「全球十大酒店食肆」。回想當年,筆者記得食客以外國遊客佔大多數,比例可能還比本地人多。香港米芝蓮指南在2009年開始推出,而唐閣第一次上榜就已經摘到米芝蓮兩星。在2016年香港共有6間餐廳獲得米芝蓮三星推介,當中只有兩間是吃廣東菜,唐閣就是其中一間。

VEA

大家對VEA這名字可能比較陌生,但對於行政總廚的名字就一定不會陌生。餐廳行政總廚是Vicky Cheng。Vicky就是前Liberty Private Works的核心靈魂,食過Vicky炮製的菜式都會知道他的菜單是非常progressive,而來到VEA他的風格也沒有改變。 只能容納37人的VEA處於30樓頂樓。餐廳裝修以大理石為主題,青銅的裝飾作襯托,加上柔和的反射燈光,令餐廳給人一種高雅脫俗的感覺,而廚房選用了開放式設計,被客人的高枱包圍着,設計顯得別樹一格,所有元素配合得恰到好處。

Sushi Tokami鮨とかみ

香港人鍾意食日本菜都是常識吧。翻查黃頁,香港有超過1,000間壽司店。但講到有水準的壽司店就真係十隻手指都可以數得晒。 有一日筆者於海洋中心經過一間非常不起眼的壽司店,它的正門正正位於一條樓梯底。翻開放於門口的餐牌,令我非常詫異,原來這間是日本好有名的Sushi Tokami在香港開的分店。壽司發燒友一定知道它的威水史,2013年在東京銀座創辦,開業短短唔夠一年已經攞到日本米芝蓮一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