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batini

西方的世界三大珍饈,除了鵝肝和魚子醬,還有松露。比起法國產的黑松露,來自意大利的白松露矜貴得多。最好的白松露,公認是來自意大利皮埃蒙特(Piedmont)地區,特別是在阿爾巴(Alba)鎮附近。白松露只會在10月中旬到12月底出現,很難找到,亦難以培植。松露深入地底幾英寸,與硬木樹根共生,能找到這些幽香菌類,全靠特別訓練過嗅覺的狗隻。
白松露,又被人稱為「白鑽」。像鑽石一樣,白松露未切開之前,外形並不討好,是類似一塊沾滿泥土的薯仔;但是當切開時,內裏花紋如大理石,帶棕褐色與奶油色,如象牙般優雅,而且氣味迷人。如何去描述這種香味呢?有點類似麝香,但又充滿着樹林土地的氣息,我相信無人能仔細形容這種香氣,若你親自試過就會知道,這種獨特的幽香是如此吸引人。你要麼愛上它,要麼就討厭它,這種香氣掩蓋了白松露複雜而細膩的味道。
我喜歡白松露,但談不上很愛吃它。白松露、魚子醬、鵝肝,三者是食材界極為奢侈的代表,我明白這些食材很罕有,這或許亦是為何它們如此昂貴的原因,但如果你問我它們是否如此特別,值得用這個價錢去吃的話,我可以答你:我跟你抱着同一個疑問。
進入秋天,又是意大利白松露當造的季節,這老牌餐廳每年都會入口意大利北部皮爾蒙特的白松露。白松露的味道在於其香氣,通常在炒蛋、意粉或意大利飯上,刨下薄薄一片。我們叫了「炒意大利有機雞蛋多士配白松露」,香脆的多士加上嫩滑的炒蛋,再加上白松露的香氣,是最簡單又美味的食法,因為可以嗅到白松露最純粹的香氣。還點了「牛里脊肉韃靼沙拉配白松露」,白松露令韃靼牛肉多了點樹林的氣息,但沙律加了意大利陳醋,反而有點喧賓奪主,搶去了松露的香氣,也許他們應該明白以簡馭繁的道理。這兩道菜,他們是在席前刨松露的,但我想說他們刨得非常節儉,這應該是我見過最吝嗇的刨刀之一。
除了松露菜單外,我們還點了意大利西西里紅蝦扁麵,這是其中一道我在這餐廳最愛點的菜式,番茄海鮮醬汁新鮮甜美,紅蝦熟度剛好,記得不要錯過蝦頭內的膏。侍應另外推薦了他們的澳洲和牛Mayura,Mayura和牛來自南澳的可灰岩海岸,飼料加入吉百利朱古力,所以牛肉會比較味濃。這牛肉多汁及有油份,非常不錯,但我還是喜歡日本和牛,也許我喜歡在嘴裏溶化的口感。總而言之,這是一頓非常愉快但昂貴的晚餐,感謝朋友Kitty請客。

食物:7.5/10
服務:4/5
環境:3.8/5
總分:15.3/20

Sabatini
地址:尖沙嘴麼地道69號帝苑酒店3樓
消費:晚餐每位約$2,000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