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丼

太古城一帶真的不太多好吃的餐廳,尤其是這一帶雖然甚多日本人居住,卻沒甚麼高質量的日本料理,所以當我聽到「北海丼」在太古城中心開業時,第一個念頭就是這間餐廳必定會頗受歡迎。 果然不出所料,午餐時間來到餐廳,門外已排滿人龍。近門口處有塊大玻璃隔着廚房,讓食客可以清楚看見廚師在處理甚麼食材,聽說餐廳晚市時段偶然會有即場劏藍鰭吞拿魚的活動,但我與友人今次是來享用午餐的,所以無緣得見。我點了一個招牌北海丼,有牡丹蝦、三文魚、三文魚籽、海膽、帶子、蟹鉗及一隻小鮑魚。店名既然稱自己作「北海丼」,這碗丼飯裏的所有食材,當然也全部都是北海道出產,海鮮質素高,吃得出非常新鮮,尤其是牡丹蝦,蝦身剔透,口感鮮爽中帶軟滑,肉質甜嫩,咀嚼後甜度和韻味都很足,而海膽口感豐腴幼滑,質感十分綿密細緻,味道甜美。一切都很好,各種食材配搭得也很好,價格一碗$298,以這麼多款海鮮種類及其高質素而言,我覺得這個價錢也是值得給的。若將之與其他高級迴轉壽司店相比,這個丼飯的質量則未免好太多了吧。 我見其他食客點了三文魚籽丼,丼飯上枱後,就有個師傅搖起響鈴,然後一邊大喊,一邊將三文魚籽倒在食客面前的丼飯上,直至滿瀉溢出為止。味道如何就不得而知,但氣氛倒是不錯,而且三文魚籽多到滿瀉,實在誇張,下次再來我一定會嚐嚐這個丼。我還點了一個番茄沙律,上面灑了一些葱、芝蔴及炸蒜片,醬汁偏甜,配上新鮮的番茄,清新開胃,是不錯的健康前菜;也點了一個韓風醬吞拿魚漬,肥美的吞拿魚經過醃漬,中間藏着一個蛋黃,將吞拿魚及蛋黃拌勻後,連同切粒的牛油果包着紫菜吃,口感層次豐富,甜辣中帶着輕輕的韓風味道,簡簡單單的配搭,卻是不錯的小吃。 總括而言,這是個非常好的午餐地點,雖然午餐時段排隊的客人稍多,輪候時間可能較長,但當我要找在太古城上班的「飯腳」時,我肯定會再次來幫襯。   北海丼 地址:太古城中心3樓313舖 消費:午餐每人約$300  

旭 Kyoku(鐵板燒)

「旭」(Kyoku)算是我在香港常光顧的壽司店之一,還記得它上年開業不久,我已經在專欄介紹過,壽司吧的偉師傅入行接近20年,後來在「鮨佐𨺲」跟Sase San深造6年多後,就離開了鮨佐𨺲加盟了Kyoku。 事實上,Kyoku主打在香港最受歡迎的兩大日式料理,即壽司及鐵板燒,但我每次來這裏都是去壽司吧,今次終於第一次嘗試鐵板燒。由於每次來吃的壽司都做得非常有水準,所以我對這裏的鐵板燒實在有點期待。餐廳本身十分寬敞,環境很好,令人用餐時感覺舒適,但這其實也代表餐廳尚有很多浪費了的空間。 我點了$1,700的「槐」(Ennju)鐵板燒餐單。第一印象是這確實不便宜,會點這餐單的原因是因為它有刺身,否則我應該會選便宜$300的「櫻」(Sakura)餐單。槐餐單包括了沙律、刺身、日本鮑魚、帆立貝、銀鱈魚、A5和牛牛柳、炒飯及炒野菜,食材大致跟其他香港較高檔的鐵板燒餐廳相似。 沙律可以略過不提。刺身,只有一小片拖羅,1/4隻帆立貝,以及兩小塊池魚,我對此表示驚訝,給多了幾百元的餐單,卻只換來四片刺身。不過這也沒關係,刺身維持一貫的質素,沒甚麼難忘的,但我還是覺得在壽司吧那邊嚐起來會更好。銀鱈魚質量不錯,外皮燒得乾脆,但配上醬汁後有點太鹹;帆立貝非常甜美,煎得也很完美,生熟程度剛好,口感柔嫩;鮑魚調味太濃,過份地鹹,完全蓋過了鮑魚本身的鮮味,而且實在太油膩了,我真的不懂欣賞;牛肉薄燒,我點餐時已提了熟度要medium rare,但我想這個熟度是rare;至於A5和牛牛柳,我全餐最期待的是它,最失望的也是它,雖然炙燒得可以,但肉質有一點韌,並不能達到入口即溶的感覺。 整晚最令人滿意的菜式應該是炒飯,師傅用了一些和牛脂肪和肉去炒這飯,雖然煮法簡單,但不花巧,好食;甜品是靜岡縣的蜜瓜,夠凍又香甜,這沒可能出錯。總括來說是有點失望,特別是這餐價錢不算便宜,我想我會再來壽司吧用餐的,但鐵板燒還是另覓新處吧。 地址:銅鑼灣希雲街38號地下2號舖 價錢:晚餐每位$1,700  

築地青空三代目 (Tsukiji Aozora Sandaimei)

原本聽得朋友說「青空」竟然在香港開店,我內心非常興奮,因為這是我去東京時,經常會幫襯的壽司店之一。但看到店招牌上的名字後,就知道自己是空歡喜一場,因為這是「築地青空三代目」,而不是Harutaka青空,不過這只是我自己會錯意,所以不可以怪責餐廳。 看到菜單後,抱着的一絲希望也被打破了,因為這很明顯是不一樣的「青空」,午市套餐的8件廚師發辦只是$290,有拖羅、赤身,赤貝、鰻魚和壽司卷,價格非常合理。我抱有期望地點了一個雙層海鮮丼,因為餐單上的照片看起來很不錯,但有時候如果只相信照片的話,那就太天真了。 大約20分鐘後,雙層海鮮丼到了,這個海鮮丼跟照片完全沒一樣相似的地方之餘,也不見得與雙層有任何關係。我第一時間留意到的是中間的鹹蛋黃,我開玩笑地問侍應,怎麼來了一個鹹蛋黃,然後她說這不是鹹蛋黃,而是經醃製的蛋黃。除了笑了兩聲之外,我實在不知道如何反應,因為我從來沒見過一個日本丼飯內,會裝着一個「鹹」的蛋黃,而且是放在丼飯的中央位置,實在難以讓人不察覺它的存在。丼飯配料有一隻牡丹蝦,質量好、味道甜美,吃得出非常新鮮;還有一些北海道馬糞海膽,但與其說一些,倒不如直接說只有一點點,因為這個份量真的太少了,少得令人不能認真地品嚐它究竟是甚麼滋味。 然後還有其他魚刺生配料,或者參考桌上那篇報道:火炙金目鯛、大拖羅、太刀魚和三文魚子,味道都可以,但根本沒有甚麼難忘的。不過我到現在還不明白,海鮮丼為何要配一隻鹹蛋黃,彷彿怕丼飯本身調味不足。甜品同樣是很奇怪,應該是一碟葡萄味的茄子:茄子的質感,葡萄的味道。我認為這根本完全不配合,所以這甜品若要我評分的話,我恐怕會給負分。 桌上那篇報道說,用餐後會給你非常幸福的感覺,但我完全沒這種感覺。這個雙層海鮮丼索價$398,比午市套餐的8件廚師發辦還要貴$100,即使我再回來幫襯(我相信很困難),我也不認為會柯打這個雙層海鮮丼。 築地青空三代目 地址:銅鑼灣登龍街18號V Point 5樓 消費:午餐每人約$400

Chef Norbert Niederkofler

澳門街頭到處都是美食,而酒店內的餐廳也不遑多讓,經常舉辦各式各樣的美饌盛會。是次受新濠鋒之邀請,有幸參與他們5月期間限定「閃爍十載名廚系列」的獨家饗宴。這活動分別由來自意大利、法國、芬蘭、上海、新加坡及東京的名廚和調酒師坐陣,限時限席為大家奉上不同的美酒佳餚。名廚系列之中,我最想嚐到的是來自法國圖爾L'Évidence 餐廳主廚Gaëtan Evrard,以及意大利米芝蓮兩星餐廳St. Hubertus主廚Norbert Niederkofler的手藝,而我今次則嚐到了Norbert主理的午餐。第一道菜是白鱒魚他他,經醃製過的海鯛魚,口感很清新輕爽,有趣的是他幾乎用了整條魚的所有部分來做這菜式:生魚肉,魚子,甚至用上魚鱗來加強口感,而切碎粒的青蘋果也添加了爽脆的口感。醬汁是最經典的意式白醬(Béchamel),用白葡萄酒及奶油煮成,但味道就是不錯。第二道菜是羊奶牛油檸檬馬鞭草煮意大利薏米,與意大利燴飯(risotto)很相似,但以意大利薏米取代了普通的米,用羊奶牛油及香草製成,最頂層則放上了檸檬馬鞭草果凍。口感非常似燴飯,但意大利薏米更具咬口,而且是非常健康的替代品,雖然用羊奶牛油來煮,但味道卻不會太濃重,最上層的果凍也減輕了膩滯感。

然後是紅菜頭馬玲薯丸子配白蘿蔔忌廉,這是大廚的招牌菜之一,經常在他的晚餐菜單出現。吃完有點飽滯,因為它始終是一道馬玲薯菜式,擺盤很美,是一道很有技術含量的菜,但對於它味道的印象並不深刻;脆皮乳豬配蔬菜雜穀的醬汁味道不錯,慢煮豬腩24小時,皮非常之脆,但豬腩肉不如我想像般口感軟腍; 配酒也做得不錯,是Martinenga Barbaresco 2012聞香像玫瑰,口感強勁但圓融,帶點礦物味道,配這些味道稍濃的菜式剛好 ; 甜品有兩款,一是焦糖蘋果撻,底部是酥皮泡芙、金蘋果及自製雲呢拿雪糕,蘋果用焦糖煮熟,很甜但味道平衡;二是麵包和牛奶,法國多士的風格,牛奶雪糕、酥脆的牛奶皮,以及牛奶爆谷,試想像正在吃西多士配北海道牛奶雪糕,實在好吃得難以停口,這也許是我近來嚐過最好的甜點,簡單但不錯。這個美食節最後一個星期請到來自新加坡「Tippling Club」的餐廳主廚Ryan Clift 坐鎮。Ryan來自英國,14 歲開啟烹飪生涯,曾師從 Marco- Pierre White、Peter Gordon 及 Emmanuel Renaut 等名廚, 他的餐廳 於 2016 年名列亞洲 50 最佳餐廳排行榜第 31 名 。如果有興趣試下他的廚技  ,就不妨到酒店的官網看看還有沒有位置。 新濠鋒酒店 (Altira)消費:午餐每位 MOP800 網站:  http://www.altiramacau.com/tc/special-offers    

Fish School

對於經常到處飛的我來說,在不同國家嚐過各種各樣的海鮮後,始終都是覺得香港的海鮮最好吃。一來在香港這個美食之都,基本上你要哪個國家、哪款海鮮都可以找到;二來香港的捕魚文化獨特,不難找到即日捕獲的海鮮,我想「新鮮」二字,正是我認為香港海鮮好吃的最大原因。 雖則香港海鮮甚豐,但要吃到這些本地鮮,多數只能在一些近海的海鮮餐廳或是中式餐館找到,一般的西餐廳恐怕都是用貨源穩定的海外冰鮮魚。清蒸、葱油爆炒固然好味,但偶爾想調劑一下口味,我也會想吃西式烹調的海鮮。最近跟友人去過西營盤一家西式海鮮餐廳Fish School,以法國菜的烹調方法煮本地海鮮,一次過滿足我兩個願望,正合我的口味。 餐廳位置隱蔽,門牌不顯眼之餘,大門亦藏於窄巷裏,我來回走了兩轉,才於餐廳安坐下來。甫踏入餐廳,隨即見到開放式廚房內竟然放置了一個魚缸,一般西餐廳絕不會放置魚缸,但因為這裏的大廚堅持用新鮮本地魚創作菜式,添置魚缸就變得順理成章。來這裏吃飯,基本上不用翻看菜單,因為大廚每日除了會向魚販取貨,還會到附近街市買最新鮮的本地海鮮,所以直接點「廚師之選」菜單已經足夠。 前菜小碟的生醃八爪魚很好吃,吃得出非常新鮮,跟一般餐廳的八爪魚根本不可以相提並論,這令我對之後的菜式很期待。烤大蝦味道有點像中式小炒中的炒蝦,口感非常脆,脆得可以連殼吃下,味道鮮甜。到了是晚的主角鹽焗魚上桌,新鮮的魚其實不需要太多的調味,只吃其鮮味已經足夠,這條鹽焗魚雖然新鮮,魚肉亦保持濕潤,但調味略鹹,反而蓋過了魚的鮮味,實在浪費了這條魚。海膽伴醃生蟹糯米飯,生蟹肉用糖、蒜、魚露、辣椒等醃製,質感和味道都有一點像在韓國品嚐到的醬油蟹,但味道有點偏鹹,而且蟹膏不多,只吃蟹肉實在過鹹,即使拌上糯米飯吃依然太鹹,只能說這道菜的概念非常好,但仍需在調味方面努力改善,也不能拿來跟韓國的醬油蟹比較。 澳洲和牛腰腹肉竟然是全晚最出色的菜式,餐廳名叫 Fish School,我本來對牛扒沒特別期望,可是這塊牛扒煮得極其出色,甚至可以稱得上有扒房質素。餐廳環境漂亮別致,食材夠新鮮,我會再次幫襯。 Fish School 地址:西營盤第三街100號地下 消費:晚餐每位$750

贊否両論

每逢到東京搵食,提到最難訂位的餐廳時,除了「壽司之神」小野二郎的數寄屋橋次郎之外,必會提到笠原將弘主理的「贊否両論」。贊否両論被譽為東京最難訂位的食店之一不無原因,事關日本本店每月的一號都會開放當月的訂座服務,但不消半日,整個月的訂座就會全滿。 贊否両論這樣受歡迎,其一當然是食物高質素,其二應該是店主笠原將弘的魅力,他經常上電視教烹飪,也有出食譜書教人在家做出名店級料理,說他是日版Jamie Oliver應該沒有人會異議。得知這間超難訂座餐廳落戶銅鑼灣後,我就知自己一定要去會一會它。店名贊否両論,意思是凡事都有好壞兩邊的評語,姑勿論香港店的價錢比起日本店貴近一倍,但如果可以在香港吃到東京本店的味道,我覺得這錢是絕對值得花的。 香港店跟日本店的菜式大致相同,但新增了和牛菜式,而且暫時只設九道菜晚市。前菜是螢光魷魚配上幼竹筍、海帶及木之芽味噌,新鮮但無甚驚喜;其後的炸物卻有新意,將春椰菜磨茸拌入啤酒粉漿炸成天婦羅,口感脆軟兼備,炸新薯餅也並非以一般麵包糠炸成,而是以日式零食柿之種磨碎再包着新薯炸成,意想不到地香脆;碗物用海蝦、蠶豆、魚漿等打成魚丸,配搭鰹魚湯,尚算彈牙及鮮味;刺身卻不得不讚,鯛魚、藍鰭吞拿魚、煽烏賊、火炙鯖魚都非常新鮮,附上的醬油更出色,原來是自家製的竹筍醬油,以及梅子白胡麻醬油,完全帶出刺身之鮮。 其後的八寸,有五款和食,最有印象的是櫻鱒魚柚子醬油燒,櫻鱒魚醃得入味,也燒得焦香;玉子蛋糕也好吃,並非平日吃到的玉子口感,而是如蛋糕般軟綿,且用上日本雞蛋做的玉子也特別香甜;至於鴨胸、鮑魚,以及士多啤梨乳酪則普普通通,可略而不提。以帆立貝、洋葱、昆布湯製成的茶碗蒸也口感滑溜,洋葱十分鮮甜;日本本店沒有的肉料理就有點失望,香港店則有炙燒宮崎和牛牛臀肉,A4和牛較油膩,但是燒得過熟,非常韌,完全不合格;鯛魚飯味道不過不失,但飯粒吸收了魚肉鮮味後依然挺身,口感不錯;甜品中我偏愛黃豆粉雪糕,甜味適中柔和,黃豆粉香氣滿溢,口味清爽不甜膩。總括而言,這個價位在香港也不算過份地高,能吃到這質素的食材,我覺得都算是值得的。 贊否両論 地址:銅鑼灣登龍街18號V Point 5樓 消費:晚餐每位$1,200

日式火鍋很多香港人都喜歡,但說到日本的「相撲鍋」就並非太多人試過。最近在銅鑼灣新開張的「鵬」,就是日本知名的相撲鍋食店,首次在日本以外地方開業,店名以日本最高級別相撲手,第69代橫綱力士白鵬翔為名,並根據他的口味及其門派「宮城野部屋」,早在50年代已開始沿用的傳統相撲鍋食譜。相撲鍋,顧名思義就是相撲手吃的火鍋,重點是高蛋白質低熱量,而且只用時令新鮮食材,盡量不使用調味料,確保相撲手擁有健康體魄。早前白鵬翔本人親到店內主持開幕時表示,自己雖然有150公斤重,但體脂只有24%,即是身上大部份都是肌肉,所以健身人士想增磅不妨吃多點相撲鍋。 來「鵬」吃相撲鍋,可以選擇單點或套餐,今次我選的是「廚師之選」套餐,除了相撲鍋之外,還有前菜、刺身、和牛、鮑魚、壽司、天婦羅及甜品,份量非常豐富,又可以一次過吃多幾款不同口味,不會吃鍋吃到悶。前菜是海膽豆腐,味道不錯,之後來的三件刺身分別是金槍魚腩、牡丹蝦及油甘魚,當然我不會用高級日式料理的刺身比較,但它絕對好過連鎖的「千両」,雖然知道是雪藏刺身,但是來自日本的。之後是汁煮鮑魚配蘿蔔及香港限定的燒和牛,兩者賣相頗為用心,有一點點懷石料理的影子,鮑魚及蘿蔔都夠鮮甜可口,不過和牛方面,我覺得過於油膩,連帶墊在和牛底部的茄子也充滿油份,如果你比較喜歡吃油膩東西可能會接受到。之後的五件季節壽司就一點都不失禮,亦有比較貴價的食材如海膽、Toro、油甘魚,而且口感味道也不錯。吃完天婦羅,終於進入主題的相撲鍋。 由於相撲鍋需要健康無添加,湯底方面都是以新鮮天然食材調節味道,用了大量雞肉、魚及蔬菜,每日新鮮熬製而成,湯底非常鮮甜香濃,但一點也不油膩,喜歡喝湯的話千萬不要錯過。相撲鍋份量頗大,不過聽說已比正宗的小很多,如果給真正相撲手,一次可吃十多個。我沒有再另點配料,而鍋裏本身有牛肉、豚肉、免治雞肉丸、極多菇菌蔬菜、麻糬福袋及自家以沙甸魚及池魚製成的魚丸,入口軟腍腍有鮮味,推介!相撲鍋套餐每位$580,新張九折優惠,比起去「千両」吃到這麼飽都不只這個價錢吧!真係好抵食。 鵬 銅鑼灣登龍街18號V Point3樓 消費:晚餐每位$580  

Sushi Ima (今鮨)

我對日本壽司是又愛又恨,因為一方面很喜歡吃,另一方面在香港實在難以找到一家高水準的日本壽司店。最近跟友人到了一家壽司店品嚐Omakase,老實說,是我期望過高了。 店子藏身於中環區一棟大廈內的一樓。門面簡潔,一塊白布寫着餐廳名字「今鮨」。走進店內,店子大小跟我預期的差不多,有12個Omakase專用的吧枱位,但想不到另有8個一般座席。於我個人而言,吃Omakase當然要坐吧枱跟師傅直接交流,設一般座席是多餘的,但考慮到香港租金成本貴,我也明白為何店家會想多設幾個座席。 話說回來,晚餐的Omakase分$1,580及$1,880兩種,前者只得壽司,後者另有刺身、和食等。相差不過$300,我當然選了後者,期待有甚麼驚喜。第一道菜是沙律配螢光魷魚刺身,賣相精緻,上面還放了棵花,只能說看得出擺盤用心,味道卻很普通;之後的鮟鱇魚肝醬配鮟鱇魚,口感尚算軟滑,但味道一般;北寄貝兩食,一燒一刺身,吃得出食材新鮮,燒過的北寄貝更加爽口,刺身則保留到那鮮味;蟹肉伴蟹膏,蟹肉拆絲,拌入蟹膏,味道不錯,而且不用自己動手拆殼吃蟹,當然是好。其後還有三、四款刺身,但沒甚驚喜,就不個別評論。 套餐的刺身較多,壽司較少。昆布鯖魚壽司醋味太濃,掩蓋了鯖魚本身的味道,反倒壽司飯的大小剛好,可以一口吃下。整晚最好吃的竟然是海膽壽司,有兩款海膽,一款是紫海膽,另一款是馬糞海膽。這段時間馬糞海膽當造,入口果然味道濃厚、口感軟滑;紫海膽也接近當造季節,味道相對清甜,但肉質幼滑,口感帶點黏稠。最後一件是腦天壽司,比起拖羅,這不算油膩,炙燒後的腦天口感微脆,可惜包着腦天的紫菜太腍,影響口感,否則單計味道是不錯的。 值得一提的是師傅最後捧出一板白海膽,推介我們一定要試,可是我覺得味道和口感皆一般,我本來以為套餐包括這板白海膽,卻原來要額外收費,承惠每位加$180,而且這白海膽雖然入口如奶油般滑,但比起先前的馬糞海膽實在失色,要另外收費有少許不值。總括來說,菜式尚算可以,但收這個價錢,我敢說有很多地方可以做得更好,而且最大的問題是,好像之前我在元朗「鮨文」吃晚餐時所遇到的情況一樣,客人還未吃完,師傅就起勢洗廚房、收工具,給人印象的確不太好。 今鮨(Sushi Ima) 地址:中環皇后大道中38-48號萬年大廈1樓 消費:晚餐每人$1,880

Josef Chromy – Tasmania Australia 

上星期提到我飛到墨爾本,在墨爾本逗留了差不多四日後,我乘內陸機到塔斯曼尼亞繼續我的旅程。到塔斯曼尼亞前,我已相約當地一間甚有名氣的酒莊Josef Chromy,參觀他們的葡萄園。由塔斯曼尼亞的朗賽斯頓機場(Launceston airport)到 Josef Chromy的酒莊只需10分鐘車程,若你想一到埗就去酒莊參觀及用餐,也是非常方便,但由於我下榻於鄰近酒莊的俱樂部,所以就整頓好行裝後才出發。 Josef Chromy是間很傳奇的酒莊,酒莊莊主Josef Chromy原本是個難民,在1950年代,他從佈滿地雷、有士兵與軍犬駐守的捷克邊界,逃離了納粹與共產的統治後,歷經一段相當艱辛的日子才順利移民到澳洲,但他沒有因為自己是難民而放棄生活,反而以76歲高齡創建自己的酒莊。參觀當日,我未能有幸見到這位傳奇莊主,但聽酒莊的首席釀酒師Jeremy Dineen說,這位莊主雖然已經很年邁,但仍然事事親力親為,非常勤勞。 走到莊園餐廳外的人工湖畔,湖的另一邊是葡萄園,每塊田都種着Chardonnay、Pinot Noir、Riesling、Pinot Gris、Gewurztraminer等不同種類的葡萄。Josef Chromy酒莊佔地61公頃,它的葡萄園於1988年建成,不久前才開放參觀試酒,增設餐廳及cafe,但短時間之內就吸引到不少人前來參觀,一定有其過人之處。在這裏的酒莊餐廳用餐,每一道菜式都會配上其酒莊的美酒,而且由前菜、主菜、伴碟到甜品,都會有一至兩款酒讓大家自行選擇。菜單上,每道菜式下面都會有一行字介紹配襯了哪款葡萄酒,而除了這幾款已經有專人配搭的酒之外,你也可以另外要求配其他葡萄酒,甚至只用餐不飲酒也是可以的。既然有首席釀酒師在場,我當然要Jeremy推介哪款酒的年份最佳,他選了幾款不同葡萄的酒,一款是2005年的Gewurztraminer,入口帶微甜,有荔枝味及花香,女士應該很喜歡;而我最喜歡的就是一款2007年的Riesling,Jeremy解釋那年天氣暖和,陽光充沛,葡萄得而茁壯成長,而這支Riesling聞起來有青檸甘香,入口清爽,酸度很平衡。這酒莊的酒聽說香港也有代理,價錢也不貴,不妨試試。酒莊的服務員態度非常友善,而且眺望着餐廳外的葡萄園用餐,風景優美如畫,實在令人身心舒暢。下次有機會到塔斯曼尼亞,我一定會再到訪。 Josef Chromy Tasmania https://www.josefchromy.com.au/

Dinner by Heston Blumenthal

在倫敦吃過幾次Dinner by Heston,墨爾本這間倒是第一次來。Heston Blumenthal可說是廚界奇人,醉心研究古代食譜的他,同時充滿現代科學精神,把廚房視為實驗室,屢屢實驗出令人驚嘆不已的分子料理,又請來歷史學家一起研究追溯到中古世紀的古典英國菜式,加上創意令失傳菜式於廿一世紀復活。新奇又好食,不難理解為何他在倫敦的首家餐廳Fat Duck及之後創立的Dinner by Heston,短時間內可摘下那麼多顆米芝蓮星星及世界第一美譽。墨爾本Dinner by Heston是第一間倫敦之外的Heston餐廳,座落於皇冠酒店三樓,今次我點的頭盤是名菜「Meat Fruit」,這道菜屬於古食譜啟發類別,製法極花人力物力,需要三名廚師連續幾日、每日花五小時製成。柑橘一樣的外表就算近看也幾可亂真,但其實整個外皮是一塊又彈又有咬口的啫喱,以柑橘漿、蜜柑油、紅椒粉、魚膠及糖漿特製而成;包在裏面的則是極為香滑的雞肝混鵝肝醬,雞肝與鵝肝比例很重要,兩者味道不互搶,完美結合。 連放在一旁的「配角」麵包也不簡單,餐廳用Campaillou麵粉混合黑麥和麥芽,令麵包口味獨特而且質感更鬆軟,在餐廳的爐上即時炭烤兩邊後別有一番風味,配合香濃的雞鵝肝醬及酸酸甜甜的橘皮啫喱,充滿肉香卻輕盈不膩如吃水果,難怪名字叫「Meat Fruit」,好吃得難以形容,只能說完美! 主菜是David Blackmore和牛西冷,據稱他們作為澳洲飼牛農卻極為熟悉日本和牛基因,獨家採用「零壓力」方法養飼100%純正血統和牛。牛扒是餐廳指定的medium rare,無論肉質油脂分佈及烹調水準都很不錯,不過個人始終還是較喜歡日本和牛,而伴碟的薯條及蘑菇茄汁,也不是我那杯茶。另一道主菜羊架青瓜更合我口胃,羊架本身非常優質,加上廚師完美烹調,配合鮮嫩烤青瓜芯、青豆及薄荷醬等,調味出色。 甜品方面我點了Tipsy Cake,這道名菜可能也不用我太多介紹。我想說的是它的確名副其實,必吃。說起它的味道,也不是世間難求,但配合蛋糕的獨特質感就不得了,像鬆軟的法國奶油蛋卷麵包浸泡在Sauternes甜酒、白蘭地和呍呢拿中,別的地方吃不到;因為如此好吃,旁邊本來也烤得不錯的菠蘿頓時失色,甚至令人覺得有點多餘了。一間餐廳有那麼多驚喜菜式,難得又難忘,所以如果你剛好會去倫敦或者墨爾本,一定要抽時間去(記得提早訂位)。 Dinner by Heston Blumenthal 地址: Crown Towers, Level3,8 Whiteman Street, Southbank Victoria2006, Australia 價錢:晚餐每人約AUD120

Cathay Pacific A350 

之前已經坐過國泰的A350機種,但也只是短途機去台北及東京,印象不錯。這次去澳洲旅行,刻意選乘墨爾本的航班,因為這條航線國泰是採用A350。但得先說說在我飛往墨爾本之前,去了剛裝修完畢的「玉衡堂」商務貴賓室。裝修之後感覺更大更舒適,至於食物方面的選擇,不只有點心、炒飯和簡單三文治,更增加了一些健康菜式,例如藜麥沙律、各款水果等,而且有一個有酒保即席調酒的酒吧,以及一個有專業咖啡師,即時新鮮沖製各種咖啡的餐車,基本上喜歡喝甚麼,在這裏都幾乎找得到。再說回機艙,座椅的新設計絕對是一個賣點。商務艙座椅設有位置角度調校,可控制椅背、腿墊及座位位置之餘,新增的一鍵觸控按鈕亦很貼心,按下後座椅可立即回復航機起飛或降落時所需的角度,也可瞬間將座椅變為睡床,簡單實用又方便。另一個貼心新功能,是乘客可透過娛樂系統,通知服務員勿擾或喚醒。但最受乘客歡迎的新功能,應該是航班的寬頻網絡服務,乘客可付費上網、收發電子郵件及登入社交媒體,而且收費合理。機上的設備亦照顧乘客感受,像洗手間的燈光,也能自動調節,由昏暗慢慢轉至柔和的燈光,令客人從昏暗的機艙走進洗手間時,雙眼較易適應。洗手間內更有一扇窗,波音747-400頭等艙洗手間也有這設計,不過我想應該很少人會記得。 擁有真正私人空間 商務艙的機組人員一般友善及高效率,他們盡可能讓乘客爭取多點時間休息,不會拖延送飛機餐的時間。在乘客用餐後,也會立即將燈光調暗。國泰的服務理念跟別的亞洲航空公司有很大差別,他們的機組人員在用餐服務時會「回避」,但如你有任何需要,只要按一下呼叫鐘,他就會在幾秒鐘內,來到你面前。因為我比較喜歡擁有私人空間,所以覺得這服務很不錯。 從乘客舒適的角度來看,這可能是國泰機種中,我最喜歡的,因為它真的安靜、寬敞得令人難以置信。自2016年6月起他們開始營運A350,已經有11架A350-900飛機,另有11架仍未接收。除此之外,他們訂購了26架A350-1000飛機,這些飛機將加入777-300ER,作為他們長途航班的骨幹。我相信更多的地方將會接受A350投入航班服務,我期待每次乘搭它去旅遊。 國泰航空 CX105(香港-墨爾本) https://www.cathaypacific.com

Sothebys

這星期在香港舉行的大型藝術活動特別多,Art Central之後接着又有Art Basel(巴塞爾藝術展)。一向藝術細胞不太多的我也好像被這些活動感染到,突然激發起對藝術的一種欣賞。巧合地有一位收藏珠寶的朋友邀請我去參觀一個珠寶拍賣的預展,可能是想把自己僅餘的藝氣息延續下去,我應約出席。心知這些拍賣的珠寶全部都價值不菲,我只是抱着一個參加藝術展的心態來近距離欣賞這些藝術品,希望憑藉這機會多了解一些珠寶設計上的知識。這次的珠寶拍賣是蘇富比拍賣行所策劃。蘇富比是全球最大規模的藝術品拍賣行之一。每年在香港也會舉行兩次大型的珠寶拍賣。今次預展了一系列在四月拍賣的珠寶。名為「瑰麗珠寶及翡翠首飾」2017年的拍賣將於4月4日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 焦點拍賣品包括了傳奇珠寶家卡地亞的Art Deco寶石配鑽石神秘鐘、風格獨特的印度設計師BHAGAT的紅寶石配鑽石手鐲,以及由法國珠寶品牌莫布森珠寶(Mauboussin)設計之寶石配鑽石項鏈。當天我看到較經典及多人認識的設計為卡地亞的豹子「Panthère de Cartier」。或許是這個既大膽奔放,又高貴雅致的形象令此設計成為了這個品牌的象徵。我尤其喜歡上一枚Panthère系列的藍寶石及祖母綠戒指,感覺非常hip-hop及bling。另一件看到而又感興趣的產品也是卡地亞的出品,是名為Art Deco的座鐘。經蘇富比的珠寶專家Yvonne Chu介紹下得知這個名為「Le Ciel」的座鐘於1928年製造,已有着近90年歷史,設計亦代表着卡地亞品牌在裝飾藝術上的精湛製錶工藝。事實上這款Mystery Clock至今亦只有13座存留,算得上很罕見,值得收藏。另一件印象較深的就是法國珠寶品牌莫布森珠寶的出品。莫布森於19世紀在巴黎創立,以旗幟鮮明的大膽設計以及幾何藝術的圖案而出名。此長頸鏈由雕飾過的寶石鑲嵌而成,可分拆成四條手鏈及一個花籃形吊墜,也可以說是莫布森最前衛的設計。看到這些稀有型格的設計,自覺學懂了多點有關珠寶設計的奧秘,也希望我僅餘的藝術氣息會延續下去。 蘇富比「瑰麗珠寶及翡翠手飾」拍賣 拍賣日期:4月4日 預展日期:3月31日至4月3日 地址: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Sotheby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