みかわ是山居

提起天婦羅,「是山居」絕對是個傳奇。開業於2009年4月,位於隅田川(距離銀座約兩英里)的四層建築之內,是天婦羅大師早乙女哲哉的舞台,這是一棟四層高的房子,二、三樓是客室與展覽廳,四樓是他的家,而地下則是餐廳。早乙女哲哉被稱為天婦羅之神,與壽司之神小野二郎不但是好朋友,兩人也都被公認為是江戶前料理的代表。 這裏的風格非常傳統,沒有噱頭,毫不花巧。早乙女哲哉自1962年以來一直在做天婦羅,同時也是一位書法大家,餐牌上用水墨繪成圖的四季食材,全是出自他的手筆,這裏地方不大,只有十個緊密相連的座位,而眼前那個帽子形狀的抽油煙機,是按照早乙女平時外出時會帶的意大利品牌Borsalino禮帽特別訂製的。 天婦羅的煮法只是簡單放入油鍋炸熟食材,實際上是對食物同時進行表面脫水與內部溫蒸氣加熱的高難度烹飪技法。這餐天婦羅廚師發辦從大蝦開始,首先是蝦身,然後是蝦頭,這大蝦無疑是很新鮮,副廚準備炸蝦時,蝦仍然生猛跳動。粉漿很薄身,完全不油膩,蝦炸成外表酥脆,中央溫度卻徘徊於最能反映鮮甜味的45℃半熟狀態,這是早乙女得知人類舌頭於45℃左右時最敏感,而決心鑽研出炸到蝦芯處於45℃的代表作。 然後是包裹在紫蘇葉中的炸海膽,這被視為難度極高的炸海膽,用的是北海道利尻海膽,以兩片紫蘇葉包裹定形,炸好後半分不膩,海膽清甜無比。接下來是鰕虎魚(goby),也是品嚐炸魚天婦羅的絕佳體驗。再來是口感柔軟的魷魚,魷魚被切成矩形立方體,酥脆的粉漿、表面完全煮熟,帶點嚼勁,裏面則像刺身般。只一口,帶出三種質感,非常難忘,這也許是我最喜歡的菜。下一道菜是飛魚,味道很好,緊接着的是海鰻,口感、味道也是一流,然後就是炸蘆筍和炸冬菇。最後一道菜是Kakiage。Kakiage是天婦羅的通用術語,基本上是整頓天婦羅餐完結前的一道菜,多數用小柱貝(扇貝那一小塊肌肉)及小蝦等放進麵粉裏面,拌成一團,炸成一餅圓形的菜式。隨Kakiage而上的是一碗白飯,這也是天婦羅版的comfort food,我也很喜歡。隨後是一碗味噌湯,味道相當豐富,甜品則是紅豆丸子,味道比它看起來好得多。是山居當然是以聲譽而聞名,但這無可置疑是我吃過最好的天婦羅,香港也沒有接近這水準的餐廳,如果是天婦羅愛好者,去東京時一定要嚐嚐這極致的天婦羅。 みかわ是山居 預約網址:https://mikawa-zezankyo.jimdo.com/ 地址:東京都江東區福住1-3-1 價格:晚餐每位17,000日圓(約1,190港元)

司旅廚房 (Chez Nous)

之前到台北旅遊,發現了一間環境、食物和服務都頗不錯的餐廳。這間餐廳位於一間精品旅館之內,旅館名為「Chez Nous司旅」,餐廳則簡單叫「Chez Nous司旅廚房」。Chez Nous是法文,即是「家」的意思,而這間旅館外貌也跟一般高級住宅無異,隱於信義路巷內的住宅附近。 既然不是落腳於此,房間環境、質素如何,我當然亦不知曉。但甫踏入餐廳大門,已經覺得這裏的裝潢充滿法式風情,上了一樓,用餐環境不算寬敞,但座位與座位間都保持足夠距離,不會令人感到擠迫。陽光從落地玻璃灑進室內,配上大理石桌、絨墊木椅,感覺很舒適。 雖然裝潢很有法式味道,但這裏的菜式卻是以台灣地道美食為主,連主菜的配飯都是奉上滷肉飯,法式環境與台式食物的強烈對比,實在有趣。看了看餐牌,酥炸排骨飯、豬腳飯等連飲品大約7、80港元,相對於在一般餐廳裏的價錢貴了一倍有多,但於我看來,在這個環境之下用餐,價錢尚算合理。 叫了三道菜,先來老滷四點豬腳飯,四點是豬腳的中段位置,斬開一段段後,可以見到每塊豬腳都連着四根骨頭,但這部位骨頭多、肉很少,所以一般吃四點豬腳重點都不是吃肉,而是享受皮與豬腳筋的嚼勁。這裏做的四點豬腳味道不錯,鹹甜適中,但滷汁未夠香,而且可能滷的時間不夠長,肉質不算軟嫩,更要不顧食相,手齒並用地才能把黏着骨頭的豬腳筋吃得乾淨。滷肉飯則做得不錯,滷肉切丁,入口即化,而且添了些菇類在其中,使滷肉飯感覺不會太過肥膩。 再來酥炸排骨飯,擺盤跟豬腳飯一樣,溏心蛋酒香太濃、秋葵尚算清甜,反而酸菜配洋葱味道酸甜,拌飯不錯。至於酥炸排骨,是用麵包糠蘸粉漿炸成,外脆內軟,雖然排骨是厚切,但肉質彈牙且有肉汁,那股台式鹹甜醬油味道也醃得很入味。蔭仔蚵仔豆腐醬汁味道偏鹹,一定要拌飯吃,但玉子豆腐夠嫩口,蚵仔新鮮飽滿夠大粒,不錯。總括而言,以這個質素的食物及環境來說,價錢的確合理,是一個跟朋友來午飯用餐,或者嘆杯咖啡閒聊的好地方。 司旅廚房 (Chez Nous)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三段147巷18號 消費:午餐每人約100港元

鮨豊(Sushi Toyo)

上星期到天后找友人共晉午餐,想不到誤打誤撞竟然發現一間不錯的壽司店。這壽司店名叫「鮨豊」,午市餐單12件壽司,只是二百多元,質素還要很不錯。印象中這壽司店的位置,前身是一間叫鮨処光的壽司店,好奇問了師傅是否認識上一手壽司店主人,得知原來只是改了店名,幕後老闆都是同一個人,只不過轉了壽司師傅罷了。 這間壽司店是由築地市場內的「豊洲水產」在香港開設的直營日本料理餐廳,所使用的食材自然都是由日本築地空運到港,一星期更是六天皆有食材直送到店內,難怪我覺得品質不錯。店內約有二十多個座位,坐得還算舒適,我們點了三個餐,一個刺身併盤,兩個壽司併盤。先說刺身併盤,有鯛魚、鱆紅魚、帆立貝、赤貝、甜蝦、拖羅、赤身及蟹肉,以$328的價錢來說,份量合理,而種類可謂豐富。原粒帆立貝很新鮮,十分鮮甜;鯛魚跟平日吃到的有點不同,師傅以海苔代替了葱條,用鯛魚捲着海苔,帶出了鯛魚本身微弱的魚鮮味;赤身魚味濃郁,而且難得地纖維不算多,雖非入口即溶,但質素頗高。 兩個壽司併盤定食都有12件壽司,$368的「特上」併盤連迷你刺身飯,$288的「上」併盤連卷物1條。迷你刺身飯真的很迷你,大概只有一、兩口的份量,但有海膽、白蝦、三文魚籽及吞拿魚蓉;卷物則是吞拿魚蓉卷,份量同樣不多,但味道不錯,而且紫菜保持香脆。「特上」併盤之中,梭子魚、赤貝、拖羅都做得很好,梭子魚連魚皮經燒炙後,大量魚油脂香滲入魚肉及飯粒之中;赤貝肉質鮮甜,貝肉外面爽脆,內裏軟腍;拖羅油脂很香,口感滑嫩,入口即溶。反而真鯛稍嫌切得不夠薄身,口感較韌,但欣賞師傅加了昆布絲在上面,突出其鮮甜味道。 「上」併盤性價比最高,整體質素都不錯。海膽是北海道直送的馬糞海膽,味道鮮美濃郁,口感豐腴;左口魚肉質較結實,入口先覺得魚味清淡,但之後魚油脂香慢慢散發;左口魚邊經燒炙過,滲出的魚油濃郁甘香,但切記要加一點山葵才能減輕膩滯感。總括來說,所有食物都在水準之上,而且這個價錢不算貴,尤其是那個$288的壽司併盤,簡直是物超所值,是會推薦給朋友的餐廳。 鮨豊(Sushi Toyo) 天后琉璃街4號地下 價錢:午市每人約$300

北海丼

太古城一帶真的不太多好吃的餐廳,尤其是這一帶雖然甚多日本人居住,卻沒甚麼高質量的日本料理,所以當我聽到「北海丼」在太古城中心開業時,第一個念頭就是這間餐廳必定會頗受歡迎。 果然不出所料,午餐時間來到餐廳,門外已排滿人龍。近門口處有塊大玻璃隔着廚房,讓食客可以清楚看見廚師在處理甚麼食材,聽說餐廳晚市時段偶然會有即場劏藍鰭吞拿魚的活動,但我與友人今次是來享用午餐的,所以無緣得見。我點了一個招牌北海丼,有牡丹蝦、三文魚、三文魚籽、海膽、帶子、蟹鉗及一隻小鮑魚。店名既然稱自己作「北海丼」,這碗丼飯裏的所有食材,當然也全部都是北海道出產,海鮮質素高,吃得出非常新鮮,尤其是牡丹蝦,蝦身剔透,口感鮮爽中帶軟滑,肉質甜嫩,咀嚼後甜度和韻味都很足,而海膽口感豐腴幼滑,質感十分綿密細緻,味道甜美。一切都很好,各種食材配搭得也很好,價格一碗$298,以這麼多款海鮮種類及其高質素而言,我覺得這個價錢也是值得給的。若將之與其他高級迴轉壽司店相比,這個丼飯的質量則未免好太多了吧。 我見其他食客點了三文魚籽丼,丼飯上枱後,就有個師傅搖起響鈴,然後一邊大喊,一邊將三文魚籽倒在食客面前的丼飯上,直至滿瀉溢出為止。味道如何就不得而知,但氣氛倒是不錯,而且三文魚籽多到滿瀉,實在誇張,下次再來我一定會嚐嚐這個丼。我還點了一個番茄沙律,上面灑了一些葱、芝蔴及炸蒜片,醬汁偏甜,配上新鮮的番茄,清新開胃,是不錯的健康前菜;也點了一個韓風醬吞拿魚漬,肥美的吞拿魚經過醃漬,中間藏着一個蛋黃,將吞拿魚及蛋黃拌勻後,連同切粒的牛油果包着紫菜吃,口感層次豐富,甜辣中帶着輕輕的韓風味道,簡簡單單的配搭,卻是不錯的小吃。 總括而言,這是個非常好的午餐地點,雖然午餐時段排隊的客人稍多,輪候時間可能較長,但當我要找在太古城上班的「飯腳」時,我肯定會再次來幫襯。   北海丼 地址:太古城中心3樓313舖 消費:午餐每人約$300  

旭 Kyoku(鐵板燒)

「旭」(Kyoku)算是我在香港常光顧的壽司店之一,還記得它上年開業不久,我已經在專欄介紹過,壽司吧的偉師傅入行接近20年,後來在「鮨佐𨺲」跟Sase San深造6年多後,就離開了鮨佐𨺲加盟了Kyoku。 事實上,Kyoku主打在香港最受歡迎的兩大日式料理,即壽司及鐵板燒,但我每次來這裏都是去壽司吧,今次終於第一次嘗試鐵板燒。由於每次來吃的壽司都做得非常有水準,所以我對這裏的鐵板燒實在有點期待。餐廳本身十分寬敞,環境很好,令人用餐時感覺舒適,但這其實也代表餐廳尚有很多浪費了的空間。 我點了$1,700的「槐」(Ennju)鐵板燒餐單。第一印象是這確實不便宜,會點這餐單的原因是因為它有刺身,否則我應該會選便宜$300的「櫻」(Sakura)餐單。槐餐單包括了沙律、刺身、日本鮑魚、帆立貝、銀鱈魚、A5和牛牛柳、炒飯及炒野菜,食材大致跟其他香港較高檔的鐵板燒餐廳相似。 沙律可以略過不提。刺身,只有一小片拖羅,1/4隻帆立貝,以及兩小塊池魚,我對此表示驚訝,給多了幾百元的餐單,卻只換來四片刺身。不過這也沒關係,刺身維持一貫的質素,沒甚麼難忘的,但我還是覺得在壽司吧那邊嚐起來會更好。銀鱈魚質量不錯,外皮燒得乾脆,但配上醬汁後有點太鹹;帆立貝非常甜美,煎得也很完美,生熟程度剛好,口感柔嫩;鮑魚調味太濃,過份地鹹,完全蓋過了鮑魚本身的鮮味,而且實在太油膩了,我真的不懂欣賞;牛肉薄燒,我點餐時已提了熟度要medium rare,但我想這個熟度是rare;至於A5和牛牛柳,我全餐最期待的是它,最失望的也是它,雖然炙燒得可以,但肉質有一點韌,並不能達到入口即溶的感覺。 整晚最令人滿意的菜式應該是炒飯,師傅用了一些和牛脂肪和肉去炒這飯,雖然煮法簡單,但不花巧,好食;甜品是靜岡縣的蜜瓜,夠凍又香甜,這沒可能出錯。總括來說是有點失望,特別是這餐價錢不算便宜,我想我會再來壽司吧用餐的,但鐵板燒還是另覓新處吧。 地址:銅鑼灣希雲街38號地下2號舖 價錢:晚餐每位$1,700  

築地青空三代目 (Tsukiji Aozora Sandaimei)

原本聽得朋友說「青空」竟然在香港開店,我內心非常興奮,因為這是我去東京時,經常會幫襯的壽司店之一。但看到店招牌上的名字後,就知道自己是空歡喜一場,因為這是「築地青空三代目」,而不是Harutaka青空,不過這只是我自己會錯意,所以不可以怪責餐廳。 看到菜單後,抱着的一絲希望也被打破了,因為這很明顯是不一樣的「青空」,午市套餐的8件廚師發辦只是$290,有拖羅、赤身,赤貝、鰻魚和壽司卷,價格非常合理。我抱有期望地點了一個雙層海鮮丼,因為餐單上的照片看起來很不錯,但有時候如果只相信照片的話,那就太天真了。 大約20分鐘後,雙層海鮮丼到了,這個海鮮丼跟照片完全沒一樣相似的地方之餘,也不見得與雙層有任何關係。我第一時間留意到的是中間的鹹蛋黃,我開玩笑地問侍應,怎麼來了一個鹹蛋黃,然後她說這不是鹹蛋黃,而是經醃製的蛋黃。除了笑了兩聲之外,我實在不知道如何反應,因為我從來沒見過一個日本丼飯內,會裝着一個「鹹」的蛋黃,而且是放在丼飯的中央位置,實在難以讓人不察覺它的存在。丼飯配料有一隻牡丹蝦,質量好、味道甜美,吃得出非常新鮮;還有一些北海道馬糞海膽,但與其說一些,倒不如直接說只有一點點,因為這個份量真的太少了,少得令人不能認真地品嚐它究竟是甚麼滋味。 然後還有其他魚刺生配料,或者參考桌上那篇報道:火炙金目鯛、大拖羅、太刀魚和三文魚子,味道都可以,但根本沒有甚麼難忘的。不過我到現在還不明白,海鮮丼為何要配一隻鹹蛋黃,彷彿怕丼飯本身調味不足。甜品同樣是很奇怪,應該是一碟葡萄味的茄子:茄子的質感,葡萄的味道。我認為這根本完全不配合,所以這甜品若要我評分的話,我恐怕會給負分。 桌上那篇報道說,用餐後會給你非常幸福的感覺,但我完全沒這種感覺。這個雙層海鮮丼索價$398,比午市套餐的8件廚師發辦還要貴$100,即使我再回來幫襯(我相信很困難),我也不認為會柯打這個雙層海鮮丼。 築地青空三代目 地址:銅鑼灣登龍街18號V Point 5樓 消費:午餐每人約$400

Chef Norbert Niederkofler

澳門街頭到處都是美食,而酒店內的餐廳也不遑多讓,經常舉辦各式各樣的美饌盛會。是次受新濠鋒之邀請,有幸參與他們5月期間限定「閃爍十載名廚系列」的獨家饗宴。這活動分別由來自意大利、法國、芬蘭、上海、新加坡及東京的名廚和調酒師坐陣,限時限席為大家奉上不同的美酒佳餚。名廚系列之中,我最想嚐到的是來自法國圖爾L'Évidence 餐廳主廚Gaëtan Evrard,以及意大利米芝蓮兩星餐廳St. Hubertus主廚Norbert Niederkofler的手藝,而我今次則嚐到了Norbert主理的午餐。第一道菜是白鱒魚他他,經醃製過的海鯛魚,口感很清新輕爽,有趣的是他幾乎用了整條魚的所有部分來做這菜式:生魚肉,魚子,甚至用上魚鱗來加強口感,而切碎粒的青蘋果也添加了爽脆的口感。醬汁是最經典的意式白醬(Béchamel),用白葡萄酒及奶油煮成,但味道就是不錯。第二道菜是羊奶牛油檸檬馬鞭草煮意大利薏米,與意大利燴飯(risotto)很相似,但以意大利薏米取代了普通的米,用羊奶牛油及香草製成,最頂層則放上了檸檬馬鞭草果凍。口感非常似燴飯,但意大利薏米更具咬口,而且是非常健康的替代品,雖然用羊奶牛油來煮,但味道卻不會太濃重,最上層的果凍也減輕了膩滯感。

然後是紅菜頭馬玲薯丸子配白蘿蔔忌廉,這是大廚的招牌菜之一,經常在他的晚餐菜單出現。吃完有點飽滯,因為它始終是一道馬玲薯菜式,擺盤很美,是一道很有技術含量的菜,但對於它味道的印象並不深刻;脆皮乳豬配蔬菜雜穀的醬汁味道不錯,慢煮豬腩24小時,皮非常之脆,但豬腩肉不如我想像般口感軟腍; 配酒也做得不錯,是Martinenga Barbaresco 2012聞香像玫瑰,口感強勁但圓融,帶點礦物味道,配這些味道稍濃的菜式剛好 ; 甜品有兩款,一是焦糖蘋果撻,底部是酥皮泡芙、金蘋果及自製雲呢拿雪糕,蘋果用焦糖煮熟,很甜但味道平衡;二是麵包和牛奶,法國多士的風格,牛奶雪糕、酥脆的牛奶皮,以及牛奶爆谷,試想像正在吃西多士配北海道牛奶雪糕,實在好吃得難以停口,這也許是我近來嚐過最好的甜點,簡單但不錯。這個美食節最後一個星期請到來自新加坡「Tippling Club」的餐廳主廚Ryan Clift 坐鎮。Ryan來自英國,14 歲開啟烹飪生涯,曾師從 Marco- Pierre White、Peter Gordon 及 Emmanuel Renaut 等名廚, 他的餐廳 於 2016 年名列亞洲 50 最佳餐廳排行榜第 31 名 。如果有興趣試下他的廚技  ,就不妨到酒店的官網看看還有沒有位置。 新濠鋒酒店 (Altira)消費:午餐每位 MOP800 網站:  http://www.altiramacau.com/tc/special-offers    

Fish School

對於經常到處飛的我來說,在不同國家嚐過各種各樣的海鮮後,始終都是覺得香港的海鮮最好吃。一來在香港這個美食之都,基本上你要哪個國家、哪款海鮮都可以找到;二來香港的捕魚文化獨特,不難找到即日捕獲的海鮮,我想「新鮮」二字,正是我認為香港海鮮好吃的最大原因。 雖則香港海鮮甚豐,但要吃到這些本地鮮,多數只能在一些近海的海鮮餐廳或是中式餐館找到,一般的西餐廳恐怕都是用貨源穩定的海外冰鮮魚。清蒸、葱油爆炒固然好味,但偶爾想調劑一下口味,我也會想吃西式烹調的海鮮。最近跟友人去過西營盤一家西式海鮮餐廳Fish School,以法國菜的烹調方法煮本地海鮮,一次過滿足我兩個願望,正合我的口味。 餐廳位置隱蔽,門牌不顯眼之餘,大門亦藏於窄巷裏,我來回走了兩轉,才於餐廳安坐下來。甫踏入餐廳,隨即見到開放式廚房內竟然放置了一個魚缸,一般西餐廳絕不會放置魚缸,但因為這裏的大廚堅持用新鮮本地魚創作菜式,添置魚缸就變得順理成章。來這裏吃飯,基本上不用翻看菜單,因為大廚每日除了會向魚販取貨,還會到附近街市買最新鮮的本地海鮮,所以直接點「廚師之選」菜單已經足夠。 前菜小碟的生醃八爪魚很好吃,吃得出非常新鮮,跟一般餐廳的八爪魚根本不可以相提並論,這令我對之後的菜式很期待。烤大蝦味道有點像中式小炒中的炒蝦,口感非常脆,脆得可以連殼吃下,味道鮮甜。到了是晚的主角鹽焗魚上桌,新鮮的魚其實不需要太多的調味,只吃其鮮味已經足夠,這條鹽焗魚雖然新鮮,魚肉亦保持濕潤,但調味略鹹,反而蓋過了魚的鮮味,實在浪費了這條魚。海膽伴醃生蟹糯米飯,生蟹肉用糖、蒜、魚露、辣椒等醃製,質感和味道都有一點像在韓國品嚐到的醬油蟹,但味道有點偏鹹,而且蟹膏不多,只吃蟹肉實在過鹹,即使拌上糯米飯吃依然太鹹,只能說這道菜的概念非常好,但仍需在調味方面努力改善,也不能拿來跟韓國的醬油蟹比較。 澳洲和牛腰腹肉竟然是全晚最出色的菜式,餐廳名叫 Fish School,我本來對牛扒沒特別期望,可是這塊牛扒煮得極其出色,甚至可以稱得上有扒房質素。餐廳環境漂亮別致,食材夠新鮮,我會再次幫襯。 Fish School 地址:西營盤第三街100號地下 消費:晚餐每位$750

贊否両論

每逢到東京搵食,提到最難訂位的餐廳時,除了「壽司之神」小野二郎的數寄屋橋次郎之外,必會提到笠原將弘主理的「贊否両論」。贊否両論被譽為東京最難訂位的食店之一不無原因,事關日本本店每月的一號都會開放當月的訂座服務,但不消半日,整個月的訂座就會全滿。 贊否両論這樣受歡迎,其一當然是食物高質素,其二應該是店主笠原將弘的魅力,他經常上電視教烹飪,也有出食譜書教人在家做出名店級料理,說他是日版Jamie Oliver應該沒有人會異議。得知這間超難訂座餐廳落戶銅鑼灣後,我就知自己一定要去會一會它。店名贊否両論,意思是凡事都有好壞兩邊的評語,姑勿論香港店的價錢比起日本店貴近一倍,但如果可以在香港吃到東京本店的味道,我覺得這錢是絕對值得花的。 香港店跟日本店的菜式大致相同,但新增了和牛菜式,而且暫時只設九道菜晚市。前菜是螢光魷魚配上幼竹筍、海帶及木之芽味噌,新鮮但無甚驚喜;其後的炸物卻有新意,將春椰菜磨茸拌入啤酒粉漿炸成天婦羅,口感脆軟兼備,炸新薯餅也並非以一般麵包糠炸成,而是以日式零食柿之種磨碎再包着新薯炸成,意想不到地香脆;碗物用海蝦、蠶豆、魚漿等打成魚丸,配搭鰹魚湯,尚算彈牙及鮮味;刺身卻不得不讚,鯛魚、藍鰭吞拿魚、煽烏賊、火炙鯖魚都非常新鮮,附上的醬油更出色,原來是自家製的竹筍醬油,以及梅子白胡麻醬油,完全帶出刺身之鮮。 其後的八寸,有五款和食,最有印象的是櫻鱒魚柚子醬油燒,櫻鱒魚醃得入味,也燒得焦香;玉子蛋糕也好吃,並非平日吃到的玉子口感,而是如蛋糕般軟綿,且用上日本雞蛋做的玉子也特別香甜;至於鴨胸、鮑魚,以及士多啤梨乳酪則普普通通,可略而不提。以帆立貝、洋葱、昆布湯製成的茶碗蒸也口感滑溜,洋葱十分鮮甜;日本本店沒有的肉料理就有點失望,香港店則有炙燒宮崎和牛牛臀肉,A4和牛較油膩,但是燒得過熟,非常韌,完全不合格;鯛魚飯味道不過不失,但飯粒吸收了魚肉鮮味後依然挺身,口感不錯;甜品中我偏愛黃豆粉雪糕,甜味適中柔和,黃豆粉香氣滿溢,口味清爽不甜膩。總括而言,這個價位在香港也不算過份地高,能吃到這質素的食材,我覺得都算是值得的。 贊否両論 地址:銅鑼灣登龍街18號V Point 5樓 消費:晚餐每位$1,200

日式火鍋很多香港人都喜歡,但說到日本的「相撲鍋」就並非太多人試過。最近在銅鑼灣新開張的「鵬」,就是日本知名的相撲鍋食店,首次在日本以外地方開業,店名以日本最高級別相撲手,第69代橫綱力士白鵬翔為名,並根據他的口味及其門派「宮城野部屋」,早在50年代已開始沿用的傳統相撲鍋食譜。相撲鍋,顧名思義就是相撲手吃的火鍋,重點是高蛋白質低熱量,而且只用時令新鮮食材,盡量不使用調味料,確保相撲手擁有健康體魄。早前白鵬翔本人親到店內主持開幕時表示,自己雖然有150公斤重,但體脂只有24%,即是身上大部份都是肌肉,所以健身人士想增磅不妨吃多點相撲鍋。 來「鵬」吃相撲鍋,可以選擇單點或套餐,今次我選的是「廚師之選」套餐,除了相撲鍋之外,還有前菜、刺身、和牛、鮑魚、壽司、天婦羅及甜品,份量非常豐富,又可以一次過吃多幾款不同口味,不會吃鍋吃到悶。前菜是海膽豆腐,味道不錯,之後來的三件刺身分別是金槍魚腩、牡丹蝦及油甘魚,當然我不會用高級日式料理的刺身比較,但它絕對好過連鎖的「千両」,雖然知道是雪藏刺身,但是來自日本的。之後是汁煮鮑魚配蘿蔔及香港限定的燒和牛,兩者賣相頗為用心,有一點點懷石料理的影子,鮑魚及蘿蔔都夠鮮甜可口,不過和牛方面,我覺得過於油膩,連帶墊在和牛底部的茄子也充滿油份,如果你比較喜歡吃油膩東西可能會接受到。之後的五件季節壽司就一點都不失禮,亦有比較貴價的食材如海膽、Toro、油甘魚,而且口感味道也不錯。吃完天婦羅,終於進入主題的相撲鍋。 由於相撲鍋需要健康無添加,湯底方面都是以新鮮天然食材調節味道,用了大量雞肉、魚及蔬菜,每日新鮮熬製而成,湯底非常鮮甜香濃,但一點也不油膩,喜歡喝湯的話千萬不要錯過。相撲鍋份量頗大,不過聽說已比正宗的小很多,如果給真正相撲手,一次可吃十多個。我沒有再另點配料,而鍋裏本身有牛肉、豚肉、免治雞肉丸、極多菇菌蔬菜、麻糬福袋及自家以沙甸魚及池魚製成的魚丸,入口軟腍腍有鮮味,推介!相撲鍋套餐每位$580,新張九折優惠,比起去「千両」吃到這麼飽都不只這個價錢吧!真係好抵食。 鵬 銅鑼灣登龍街18號V Point3樓 消費:晚餐每位$580  

Sushi Ima (今鮨)

我對日本壽司是又愛又恨,因為一方面很喜歡吃,另一方面在香港實在難以找到一家高水準的日本壽司店。最近跟友人到了一家壽司店品嚐Omakase,老實說,是我期望過高了。 店子藏身於中環區一棟大廈內的一樓。門面簡潔,一塊白布寫着餐廳名字「今鮨」。走進店內,店子大小跟我預期的差不多,有12個Omakase專用的吧枱位,但想不到另有8個一般座席。於我個人而言,吃Omakase當然要坐吧枱跟師傅直接交流,設一般座席是多餘的,但考慮到香港租金成本貴,我也明白為何店家會想多設幾個座席。 話說回來,晚餐的Omakase分$1,580及$1,880兩種,前者只得壽司,後者另有刺身、和食等。相差不過$300,我當然選了後者,期待有甚麼驚喜。第一道菜是沙律配螢光魷魚刺身,賣相精緻,上面還放了棵花,只能說看得出擺盤用心,味道卻很普通;之後的鮟鱇魚肝醬配鮟鱇魚,口感尚算軟滑,但味道一般;北寄貝兩食,一燒一刺身,吃得出食材新鮮,燒過的北寄貝更加爽口,刺身則保留到那鮮味;蟹肉伴蟹膏,蟹肉拆絲,拌入蟹膏,味道不錯,而且不用自己動手拆殼吃蟹,當然是好。其後還有三、四款刺身,但沒甚驚喜,就不個別評論。 套餐的刺身較多,壽司較少。昆布鯖魚壽司醋味太濃,掩蓋了鯖魚本身的味道,反倒壽司飯的大小剛好,可以一口吃下。整晚最好吃的竟然是海膽壽司,有兩款海膽,一款是紫海膽,另一款是馬糞海膽。這段時間馬糞海膽當造,入口果然味道濃厚、口感軟滑;紫海膽也接近當造季節,味道相對清甜,但肉質幼滑,口感帶點黏稠。最後一件是腦天壽司,比起拖羅,這不算油膩,炙燒後的腦天口感微脆,可惜包着腦天的紫菜太腍,影響口感,否則單計味道是不錯的。 值得一提的是師傅最後捧出一板白海膽,推介我們一定要試,可是我覺得味道和口感皆一般,我本來以為套餐包括這板白海膽,卻原來要額外收費,承惠每位加$180,而且這白海膽雖然入口如奶油般滑,但比起先前的馬糞海膽實在失色,要另外收費有少許不值。總括來說,菜式尚算可以,但收這個價錢,我敢說有很多地方可以做得更好,而且最大的問題是,好像之前我在元朗「鮨文」吃晚餐時所遇到的情況一樣,客人還未吃完,師傅就起勢洗廚房、收工具,給人印象的確不太好。 今鮨(Sushi Ima) 地址:中環皇后大道中38-48號萬年大廈1樓 消費:晚餐每人$1,880

Josef Chromy – Tasmania Australia 

上星期提到我飛到墨爾本,在墨爾本逗留了差不多四日後,我乘內陸機到塔斯曼尼亞繼續我的旅程。到塔斯曼尼亞前,我已相約當地一間甚有名氣的酒莊Josef Chromy,參觀他們的葡萄園。由塔斯曼尼亞的朗賽斯頓機場(Launceston airport)到 Josef Chromy的酒莊只需10分鐘車程,若你想一到埗就去酒莊參觀及用餐,也是非常方便,但由於我下榻於鄰近酒莊的俱樂部,所以就整頓好行裝後才出發。 Josef Chromy是間很傳奇的酒莊,酒莊莊主Josef Chromy原本是個難民,在1950年代,他從佈滿地雷、有士兵與軍犬駐守的捷克邊界,逃離了納粹與共產的統治後,歷經一段相當艱辛的日子才順利移民到澳洲,但他沒有因為自己是難民而放棄生活,反而以76歲高齡創建自己的酒莊。參觀當日,我未能有幸見到這位傳奇莊主,但聽酒莊的首席釀酒師Jeremy Dineen說,這位莊主雖然已經很年邁,但仍然事事親力親為,非常勤勞。 走到莊園餐廳外的人工湖畔,湖的另一邊是葡萄園,每塊田都種着Chardonnay、Pinot Noir、Riesling、Pinot Gris、Gewurztraminer等不同種類的葡萄。Josef Chromy酒莊佔地61公頃,它的葡萄園於1988年建成,不久前才開放參觀試酒,增設餐廳及cafe,但短時間之內就吸引到不少人前來參觀,一定有其過人之處。在這裏的酒莊餐廳用餐,每一道菜式都會配上其酒莊的美酒,而且由前菜、主菜、伴碟到甜品,都會有一至兩款酒讓大家自行選擇。菜單上,每道菜式下面都會有一行字介紹配襯了哪款葡萄酒,而除了這幾款已經有專人配搭的酒之外,你也可以另外要求配其他葡萄酒,甚至只用餐不飲酒也是可以的。既然有首席釀酒師在場,我當然要Jeremy推介哪款酒的年份最佳,他選了幾款不同葡萄的酒,一款是2005年的Gewurztraminer,入口帶微甜,有荔枝味及花香,女士應該很喜歡;而我最喜歡的就是一款2007年的Riesling,Jeremy解釋那年天氣暖和,陽光充沛,葡萄得而茁壯成長,而這支Riesling聞起來有青檸甘香,入口清爽,酸度很平衡。這酒莊的酒聽說香港也有代理,價錢也不貴,不妨試試。酒莊的服務員態度非常友善,而且眺望着餐廳外的葡萄園用餐,風景優美如畫,實在令人身心舒暢。下次有機會到塔斯曼尼亞,我一定會再到訪。 Josef Chromy Tasmania https://www.josefchromy.com.au/